中国雕塑艺术审美特征,与自然息息相关,取于自然原材料

2021-03-22 11:34:53 160

音乐、诗歌、绘画、雕塑等各门艺术均需借助一定的媒介才能实现自身。而在这些艺术中,雕塑与感性材料的关系为密切。它是物质材料因素强的艺术,必须以物质实体为基础,感性的物质材料,也直接关系着其审美表现和审美效果。

纵观西方雕塑历史,不难发现传统西方雕塑是以石雕为主流的,也可以说雕塑艺术在西方基本。上就是石雕艺术,在古希腊雕塑及以后的西方雕塑中虽然有时也有用青铜等材料的雕塑而成的作品,但是,西方人对于石材料的偏好是显而易见的。中国雕塑的取材则不然,大凡大自然之中具有可雕可塑性质的材料,都曾被用于雕刻和塑做,不像西方民族那样对于个别特殊材料有着明显的侧重,只是在相比之下,对于土与水的合成材料有所偏好。


土地的地位在农业经济中至关重要,因而在大自然之中,中国人对于土地的感情为密切。土在中国不仅被看作宇宙源泉的“五行”之一,而且还曾被思想家赋予极重要的意义。董仲舒说,在五行之中,“木居左, 金居右,火居前,水居后,土居中央”。“土者,天之股肱也,其德貌美,不可名以一时之事。故五行而四时者,土兼之也,金木水火虽各职,不因土方不立”(《春秋繁露●五行之义》)。这里将土置于五行之中的中心、支配地位,虽是在通过赋予物质的土以神秘的天意,借以附会中央皇权的重要性,但将土的地位看得如此重要,却是长期维持着自然经济的农业民族所必然产生的意识。下层广大的人民不会作此类深奥的比附,但是可能地利用大地中的土却是他们必然要产生的行为。

年复一年地埋头于脚下的土地耕作的中国民族,对土的性能了如指掌。因而,土也成了人们热衷利用的建筑材料、器物生产材料和雕塑材料。人们在耕作的同时,不懈地对土进行着选择辨认,淘洗提炼、加工制泥、拉胚或雕塑成型的实践,以土与水的合成材料,制成了秦砖汉瓦、后世琉璃瓦等精良的建筑材料,制作了无数实用美观的器物,也创作了大量的雕塑品,在史前陶器文明的基础之上发展了成就辉煌的陶瓷工艺美术和陶瓷雕塑艺术,无须烧焙的泥塑艺术品同样源源不断地产生着。


石器时代产生的捏塑容器,当是土质雕塑的开端。公元前六、七千年的陶器有着塑刻的动物、人物造型,以及整个形体为一动物造型的器物,进而有了非容器的独立形式的捏塑人物和动物。先秦时代过后随着社会对明器艺术需要的产生,陶塑人物、动物、建筑模型等便有着丰富的塑造。明器中的陶俑的历史几乎与整个中国封建社会的历史共始终。历代的建筑材料陶塑和工艺性陶瓷雕塑更具有着从不间断的传统,愈到后期愈精美化、多样化。彩塑宗庙像设和宗教造像,在历史上的塑造不计其数。明清盛行的民间泥人捏塑艺术,当是这种彩塑传统的延伸。大地中取之不尽的土成为中国民族雕塑的原材料林木是大自然的重要产物。自然经济生产使得中国人非常重视对于林木的利用。木质材料的雕造同样历代不衰。


中国人在原始社会就表现出驾御木材的非凡能力,在河姆渡新石器时代遗址出土的木构建筑遗迹中,有着许多带榫卯的建筑构件。木材也始终是建筑装饰雕刻的主要原材料。早的俑,也是由木雕制的,从《说文解字》中可知,“” 是“”的假借字,而“”在初指的是木偶。陶俑以可以模制,便于大批生产的优越性代替木俑而成为俑之主流之后,木俑仍然偶有制造。而在佛教造像之中,木雕造像别具一格。自宋代禅宗大盛,中国民族性格日趋内向化之时,单独的木雕佛、菩萨像广为雕造。其既具有偶像功能,又具有欣赏作用,所以往往被雕绘得十分精美,明清小品雕刻对于木材的利用则更为广泛。

中国的石雕艺术也相当发达,中国人在石器时代的生活实践曾培养出了对于坚硬石块的雕凿能力,而由于中国民族一直乐于广泛地利用自然材料的缘故,土(陶)木等质地较为松软更宜于随心造型的材料在雕塑方面受到了特殊的重视,有具体造型的石雕在商周之前只出现了线刻作品,而在商周的一些大理石圆雕整体造型_上的轮廓规模亦相当粗略,线刻仍是其上主要的造型手段。到了汉代,适应露天大型雕刻的需要,产生了一些圆雕因素增强的陵墓表饰石雕动物、人物。大型石雕自此迅速发展起来。

魏晋南北朝佛教在中国广泛传播起来以后,出于信仰的精神力量促使中国民族在坚硬的石材料的雕刻方面付诸了更多的努力,由此石雕佛教造像兴盛了很长时间。这类龛窟艺术遍及中国南北许多地区,云冈、龙门、大足等石窟是石雕造像集中的地方,仅龙门就有东魏至宋代的造像数万躯。与此同时,各代石雕陵墓表饰作品不断涌现。至明清时代,大型石雕趋于衰落,但小型玩赏性石雕却大大发展了。